2012/03/21

2012-03-20

  1. 學軟體的說沒有軟體產業,學建築的說沒有建築產業,學文化的說沒有文化產業,學設計的說沒有設計產業、、、可是大家一致認同:「嗯,性產業很氾濫、很蓬勃!」可見大家都搞錯政府致力發展的方向了呀。
  2. @ijliao 我沒有點名的意思,但如果「特定人士」是必然條件之一,跟蔣公看魚逆流而上只有蔣公能頓悟此道一樣,文章給他人的參考價值就大降了:因為誰都不可能變成他。
  3. @ijliao 不過機會成本的說法的確是以最大期望值當成本值,就跟我說沒買彩券就損失好幾億的機會成本一樣,是差不多的意思。有一點差異是你說的是園區(認為有這種薪水),我說的是台北市(認為沒這種薪水),出了這兩個地方就更不可能有那種機會成本了。
  4. @ijliao 我不確定每年畢業這麼多碩士、都進得去這些公司、能直接拿到這些薪水耶;GY社又不是履歷一丟就可以當自家廚房走進去開始炒菜的地方,五年前(2007)Google才來不久,整個辦公室才幾個人?薪水這麼好的話,台灣軟體產業應該算是蓬勃吧?又說沒有軟體產業不是很打臉?
  5. 我眼光短淺,看不到大未來,只會聚焦在機會成本上,像昨天我走大馬路去吃麵而不是走小巷子去買彩券,我失去好幾億的機會成本。
  6. 看來「我為什麼XXX」這種文型還會持續一陣子吧?其實這種「自豪的想向他人描述自己奮發史」的文章只要寫得有語病就會出現「數字先生症」而讓人看得想吐槽,像是碩士畢業前六年拿去讀博士有一千萬的損失,好像有點太神話了,回推五年前的台灣社會,去哪找這種軟體碩士薪水...

Powered by t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