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3

[咖啡館筆記本] 漠不關心

Image
台北的文青們似乎已經開始轉變成是憤青了。暴怒的憤青也不是不可能出現的。

對於政府的不滿,不斷的被推擠上檯面,年輕世代在咖啡館、文創小店、文藝場合,不斷的發聲、不斷的掙扎,在臉書上不斷的評論、轉載、討論、留言,在真實生活中製作貼紙、小卡、在網路上整理文字、製作簡報,有機會就想盡辦法在公開節目中亮相、在爭取議題的曝光,文青小店也更勇敢的表達立場、尋求認同、而的確在認同價值上建立了不少新的關係。

但是一出台北市,這些議題就像是音響的音量鈕被旋到了極低,幾乎都快要聽不到了。

以跟苗栗的相對地理位置來說,台中是比台北要近很多的,但是絕大多數的台中人都對大埔受害民眾表現出漠不關心,那種漠不關心是在腦海裡完全不留痕跡的那種漠不關心。走進台中市的鬧區,總是令人懷疑這些市民是否知道天龍國總統府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很少在一些餐廳、書店、小麵攤聽到有人議論電視上播放的新聞,完全不像是以往即使是陌生民眾都可以在麵攤看著電視針對這些議題一起說上幾句。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早已非關藍綠,是道德、是法律、是價值啊。

咖啡店或咖啡館,是觀察【人】非常好的地方。

台中很多新一輩的小店,尤其是咖啡店,都很努力的抄襲扮出台北咖啡館會有的樣子,做足老屋再造的感覺、北歐素雅風格的感覺,並且希望自己看起來像是某個文青店,在牆上或櫥窗玻璃貼足了宣傳、海報、音樂與文藝活動,但是就是看不到這些人有什麼關心社會議題的真實舉措。就連咖啡店常見的反核四旗幟,充其量也只是令人感到是為了追求融入某個群體、或是區劃消費者領域、賺一些文青消費者、隨著一陣跟風披掛上的符號,實際上咖啡店的根本立場向來不是真的很關心同一類的社會議題。

掛上反核四旗幟就像是很多年輕人穿著印有切格拉瓦臉孔的 T 恤,但是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對他們而言這就只是個盲目的流行符號,只因為咖啡店走「文青向」的經營面貌讓老闆比較好賺錢、又不會顯得這麼愛錢。

這些咖啡店這就像是包裝精美的禮品,撥開一層層精心包裝的漂亮包裝紙後,赫然發現裡面只是一隻空盒,空的,沒有什麼理想或真實的執念曾被放在裡面。

別跟我說這些咖啡店只是沒有表態而已,因為那種漠不關心很充分的表現在這些店家的粉絲頁、店員的臉書、店內的氛圍、店員與客人之間的話題,以及他們很不願觸碰相關議題的海報文宣或甚至連跟你稍稍提起都不願意,就是那種漠不關心。

如果是到高雄,更覺得南北社會像是油水分離、涇渭兩地,所有…

你記得嗎?你不記得又要怎麼讓你記得?

Image
我都記得,記得很清楚,清楚到開口別人就覺得我很煩的地步。這樣算不算是記得很清楚?

這個政府的腐爛敗壞已經是罄竹難書,就算是想很公正的寫進維基百科都已經到會被判斷是大幅修改條目需要檢查的程度;這些網路上盛傳的濫事我都記得啊,不但記得,還寫過、還罵過,瘦肉精、美國牛、文林苑、十八趴、電信法、塑化劑、禽流感、添加物、都更案,族繁不及備載,可是遇到臉皮厚到像鐵牆、無恥又無心的馬英九,這些事情似乎怎麼罵也沒有用。

這是個最好的年代 for 寫作

對於寫作來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部分的原因是社交媒體的興起。

自 2005 年開始,媒體惡炒「部落格」這個名詞符號而終將整體個人書寫的發展演變成廣告公司的剝削工具,原本訴諸「去中心化」的媒體力量最終只是在台灣上聚焦在不知所云的少數 知名部落客 身上,變成完全與世界反其道而行狀態;到搜尋引擎上搜尋個關鍵字,出現的結果幾乎都是廣告主事先買單、透過人肉撰寫機器大量生產出來圖文並茂的廣告、再透過平台的競逐效應推上搜尋結果的前幾頁,連搜尋引擎都不知道該在這種低品質文字氾濫的平台之間能找尋得到什麼有用的資料。整個正體中文世界幾乎在 2005 年之後的幾年內完全沒有什麼驚人的表現,原本領先簡體中文網頁的「質」在短短五年之內被行銷媒體完全葬送、被簡體中文的新興高質量網站超越、然後變成全面落後,許多中文的搜尋結果簡直不堪入目,不但量被輕易的超越、質是再怎麼追都跟不上,甚至連台灣曾經極為自豪的科技新訊速度都遠遠落在許多簡體中文網站之後,而廣告公司、行銷媒體、雜誌出版卻依然在糟蹋台灣的網路資訊,絲毫沒有任何反省與悔意的。

但是在近兩年間突然不再流行什麼「部落格知名作家」了,如果還有人拿這個名詞介紹自己,大概就是為自己標上俗氣五顆星的成就勳章,而這一切皆有賴於社交媒體的興起,讓那些競名逐利過往稱做 部落客名人 的投機份子與行銷媒體從所謂的「部落格」平台轉向社交媒體臉書上去,開始大量的成立各式各樣的粉絲頁,加速低品質文字發佈頻率到達極致,原本 Google 還希望能與臉書結合、進而搜尋這些媒體平台上發表的文字內容,後來發現也不用了,因為社交媒體內的文字絕大多數都是垃圾文字居多,要有個發表平台不如自己做吧!Google+ 也誕生了。而這些社交媒體也終於讓那些廣告公司與行銷媒體找到合適的宣洩管道與營利新目標,終於讓所謂的個人書寫文化回復到平靜;也有賴於此,搜尋引擎經過兩年四週期的更新,漸漸的撿回那些被過多無用的低品質文字所淹沒的有用資料重新浮上檯面。

也正因為如此,台灣開始出現不少高品質的文字網站與報導網站,這些起於個人、興自團體的書寫網站逐漸開始能夠跟主流媒體進行抗衡,而他們對於文字的努力也不會再被一般廣告網頁或不知所云的網站文章所抵銷,從過往的氾濫大眾為自己的流水帳生活而寫,開始有少量的人能進化到為某個理想目標而寫,而這些高品質寫作也能夠在很快的獲得回響。市場還是需要區隔的,適合當聽眾的就…

料理

Image
via Instagram

貓頭鷹啤酒

Image
via Instagram

芒果雪藏乳酪

Image

Nido

Image

進擊的蘇力

Image

野上麵包

Image

Spiderman Plays Basketball.... Amazing Spiderman 2

這應該是病毒行銷吧?不過這個蜘蛛人很厲害啊!

尖叫的 Hello Kitty

Image
日本網路商店將推出「尖叫的 Hello Kitty 」,之後在日本的美術館之類的場合也可以買得到,預計會販售到九月為止,還蠻可愛的!
眼睛還可以自己貼,好好玩。 via 1 , via 2

鳥山明新連載耶!

Image

五星縣長劉政鴻近年來的政績

Image

媒體上對於人的稱呼

臉上沒缺器官的年輕女性基本上都稱作正妹,
臉上沒缺器官略有年紀的女性就稱作輕中重熟女,
胸大有露不管長相一律升級叫做辣妹,
胸小有露的就改稱作可愛的正妹,
不論大小都沒露但看不出年紀的就叫做清純的妹,
不管年紀還在唱兒歌的就叫少男殺手,
臉上沒缺器官的年輕男性叫少女殺手,
臉上沒缺器官略有年紀的男性就叫師奶殺手,
長相平庸的一律叫宅男,
開雙B名車撞死人的男性叫做富少,
開一般車車撞死人的男性改叫兇嫌,
騎車撞死人的男性叫飆仔,
不小心螢幕拍到的稱做藝人,
經常被螢幕拍到的叫做資深藝人,
狗仔不再跟拍的叫做過氣藝人,
拍過正式媒體照的就可叫名模,
只有拍過網路照的就叫做嫩模,
攝影師不太願意拍的一律是素人,
有唸過新聞稿的一律可稱作是主播, 只要在鏡頭前吃過東西的就叫做美食家, 有看 PTT 的一律稱作鄉民, 有在文章底下推文或回應的一律升級為酸民,
沒有碰 PTT 的一律稱作網友,
網路上有寫過文章的就叫部落客,
半夜開車撞死人的叫做疑似酒駕,
被撞死的人幾乎都會成為孝子女,
國外有正面新聞報導的一律是台灣之光,
不管以上哪位只要有上過評論節目的一律可稱作名嘴...


MIT Media Lab 的新工具:為 Gmail 信件建立視覺圖表地圖

Image
MIT Media Lab 提出了一個新的工具,能夠依據使用者的 Gmail 信件建立起視覺圖表地圖,可以看出你最常跟哪個聯絡人互動,也能看出信件最常在哪個人身上終結或停止傳遞。
轉換個人資料成為圖表資料 ( Turn your personal data into interactive infographic ) 似乎已經成為一門顯學了,而這種資料的追蹤方式如果能夠依照新聞議題,似乎就更顯得有趣了。
via

可以讓男人洗手的環保小便斗

Image
類似的設計在日本應該很常見了,就是馬桶水箱上有個小型的洗手台,能夠洗手、也能清潔馬桶座之類的,可是這個一直指有在日本流行,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小便斗上多了這個設計,水龍頭的個數就增加了,安裝成本當然也上升了,這可能是它銷售上最大的問題了。 via

Google Reader 遺照

Image
R.I.P.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