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9

[咖啡館筆記本] 漠不關心

台北的文青們似乎已經開始轉變成是憤青了。暴怒的憤青也不是不可能出現的。

對於政府的不滿,不斷的被推擠上檯面,年輕世代在咖啡館、文創小店、文藝場合,不斷的發聲、不斷的掙扎,在臉書上不斷的評論、轉載、討論、留言,在真實生活中製作貼紙、小卡、在網路上整理文字、製作簡報,有機會就想盡辦法在公開節目中亮相、在爭取議題的曝光,文青小店也更勇敢的表達立場、尋求認同、而的確在認同價值上建立了不少新的關係。

但是一出台北市,這些議題就像是音響的音量鈕被旋到了極低,幾乎都快要聽不到了。

以跟苗栗的相對地理位置來說,台中是比台北要近很多的,但是絕大多數的台中人都對大埔受害民眾表現出漠不關心,那種漠不關心是在腦海裡完全不留痕跡的那種漠不關心。走進台中市的鬧區,總是令人懷疑這些市民是否知道天龍國總統府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很少在一些餐廳、書店、小麵攤聽到有人議論電視上播放的新聞,完全不像是以往即使是陌生民眾都可以在麵攤看著電視針對這些議題一起說上幾句。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早已非關藍綠,是道德、是法律、是價值啊。

咖啡店或咖啡館,是觀察【人】非常好的地方。

台中很多新一輩的小店,尤其是咖啡店,都很努力的抄襲扮出台北咖啡館會有的樣子,做足老屋再造的感覺、北歐素雅風格的感覺,並且希望自己看起來像是某個文青店,在牆上或櫥窗玻璃貼足了宣傳、海報、音樂與文藝活動,但是就是看不到這些人有什麼關心社會議題的真實舉措。就連咖啡店常見的反核四旗幟,充其量也只是令人感到是為了追求融入某個群體、或是區劃消費者領域、賺一些文青消費者、隨著一陣跟風披掛上的符號,實際上咖啡店的根本立場向來不是真的很關心同一類的社會議題。

掛上反核四旗幟就像是很多年輕人穿著印有切格拉瓦臉孔的 T 恤,但是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對他們而言這就只是個盲目的流行符號,只因為咖啡店走「文青向」的經營面貌讓老闆比較好賺錢、又不會顯得這麼愛錢。

這些咖啡店這就像是包裝精美的禮品,撥開一層層精心包裝的漂亮包裝紙後,赫然發現裡面只是一隻空盒,空的,沒有什麼理想或真實的執念曾被放在裡面。

別跟我說這些咖啡店只是沒有表態而已,因為那種漠不關心很充分的表現在這些店家的粉絲頁、店員的臉書、店內的氛圍、店員與客人之間的話題,以及他們很不願觸碰相關議題的海報文宣或甚至連跟你稍稍提起都不願意,就是那種漠不關心。

如果是到高雄,更覺得南北社會像是油水分離、涇渭兩地,所有在北部的議題似乎在南部都消音了。美麗島這三個字曾經是多麼具有感染力的意識形態符號並且是在高雄這裡萌芽的?而當我站在美麗島站的捷運出口聽到旁邊的旅客講著一口中國腔調的時候,也是瞬間無力感到癱軟。高雄很多的咖啡店依舊極力表現他們的美好,讓這些社會議題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說咖啡店就必須要有政治立場,或是一定要對社會議題有某種表態,而是,不談論就罷了,但是為何會到如此冷漠?許多人文感覺都直接消失了,只剩下賺錢的意念還在。

在中部或南部的咖啡店內觀察其他人的情緒、反應、或是「有些什麼議題正在吸引他們注意力」,跟台北市內看到的就是完全不一樣。說真的,刷著電腦螢幕上的臉書推特或是新聞,看到一則一則假借民意之名的暴力、狗屁倒灶的消息所產生情緒,我是很難不表現在自己臉上的,但是觀察其他同樣是在看著電腦或手機的客人,從表情上就可以很明確、很直接的發現到,他們正在看不一樣的東西。

只要多一點時間觀察,就可以觀察到了;而只要再更多一點時間觀察,就可以感受到這些地方所透出來的冷。

而更多、更多的人似乎選擇讓電視來替他們代言:讓電視出席人生代表他們現在正在關心什麼事情,至於電視上是在播什麼內容,對他們而言是完全沒有關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