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這是個最好的年代 for 寫作

對於寫作來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部分的原因是社交媒體的興起。

自 2005 年開始,媒體惡炒「部落格」這個名詞符號而終將整體個人書寫的發展演變成廣告公司的剝削工具,原本訴諸「去中心化」的媒體力量最終只是在台灣上聚焦在不知所云的少數 知名部落客 身上,變成完全與世界反其道而行狀態;到搜尋引擎上搜尋個關鍵字,出現的結果幾乎都是廣告主事先買單、透過人肉撰寫機器大量生產出來圖文並茂的廣告、再透過平台的競逐效應推上搜尋結果的前幾頁,連搜尋引擎都不知道該在這種低品質文字氾濫的平台之間能找尋得到什麼有用的資料。整個正體中文世界幾乎在 2005 年之後的幾年內完全沒有什麼驚人的表現,原本領先簡體中文網頁的「質」在短短五年之內被行銷媒體完全葬送、被簡體中文的新興高質量網站超越、然後變成全面落後,許多中文的搜尋結果簡直不堪入目,不但量被輕易的超越、質是再怎麼追都跟不上,甚至連台灣曾經極為自豪的科技新訊速度都遠遠落在許多簡體中文網站之後,而廣告公司、行銷媒體、雜誌出版卻依然在糟蹋台灣的網路資訊,絲毫沒有任何反省與悔意的。

但是在近兩年間突然不再流行什麼「部落格知名作家」了,如果還有人拿這個名詞介紹自己,大概就是為自己標上俗氣五顆星的成就勳章,而這一切皆有賴於社交媒體的興起,讓那些競名逐利過往稱做 部落客名人 的投機份子與行銷媒體從所謂的「部落格」平台轉向社交媒體臉書上去,開始大量的成立各式各樣的粉絲頁,加速低品質文字發佈頻率到達極致,原本 Google 還希望能與臉書結合、進而搜尋這些媒體平台上發表的文字內容,後來發現也不用了,因為社交媒體內的文字絕大多數都是垃圾文字居多,要有個發表平台不如自己做吧!Google+ 也誕生了。而這些社交媒體也終於讓那些廣告公司與行銷媒體找到合適的宣洩管道與營利新目標,終於讓所謂的個人書寫文化回復到平靜;也有賴於此,搜尋引擎經過兩年四週期的更新,漸漸的撿回那些被過多無用的低品質文字所淹沒的有用資料重新浮上檯面。

也正因為如此,台灣開始出現不少高品質的文字網站與報導網站,這些起於個人、興自團體的書寫網站逐漸開始能夠跟主流媒體進行抗衡,而他們對於文字的努力也不會再被一般廣告網頁或不知所云的網站文章所抵銷,從過往的氾濫大眾為自己的流水帳生活而寫,開始有少量的人能進化到為某個理想目標而寫,而這些高品質寫作也能夠在很快的獲得回響。市場還是需要區隔的,適合當聽眾的就當個聽眾吧,讓真的能唱歌的人站上台去唱歌;總是只有幾個主流明星在唱歌是無趣的,輪到只有幾個突然爆紅的素人明星上台唱歌也依然是無趣,但是所有人都上台去唱歌更是沒有什麼好聽的。

對於寫作來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部分是因為撰寫者有更多的工具可以使用。

網路書寫的平台從過往的過度集中又開始分散,又反覆回到「去中心化」的過程,網路書寫者開始聚集採用新興工具進行撰寫,自行架站或是快速開發出寫作平台開始進行寫作,幾個撰寫平台在經歷過 10 年為期的驚滔駭浪之後存活了下來,並且提供更多良善的撰寫功能給網路書寫者使用。隨著電子書的快速發展,出版規格與格式在各界努力之下,開始趨向於 epub 的開放標準,書寫者已經可以透過一些簡易的工具輕易的完成個人的出版,連蘋果公司都推出了免費的編輯軟體供書寫者編制他們獨有的電子書以進行電子化出版,也有許多網站平台提供更便捷的管道讓這些網路作者能夠銷售他們的文字成果。

當網路書寫又回復平靜與回復生命力之後,有些後起之秀開始提供新型態的服務平台來滿足各式各樣不同的寫作方式,許多軟硬體工具也更加完善:有更輕巧的相機或手機拍出更好的照片並且能夠立即上傳到網路上來刺激寫作慾望、有更加完善的網路環境與連網設備能立即上線寫作,有手寫辨識率極高又可隨身攜帶與創作的平板設備,現在連語音輸入的效果都不錯,網路作家更加容易工作了。而在行動寫作上過往帶台筆電只能用兩小時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到處都願意提供插座、電腦的持續時間也已經突破基本工作的 8 小時要求,網路書寫者更能長時間專注在寫作上,而不用再分心關注電量表的警告了。

短短的五年內網路應用程式的發展已經讓文字資訊儲存的方式更加多元;線上編輯工具幾乎都到達了隨編即存的功能,不用再擔心資料的遺失;除了網誌平台之外,網路書寫者可以透過線上的辦公室軟體直接分享文字篇章;如果有濃厚的知識慾望想要分享,要自己維護一個單人版的維基百科也可以;就算是程式開發者現在也能透過程式碼版本控制平台發表技術文章,甚至是入門的基礎教學,所有的線上軟體工具幾乎都是免費的,就等著網路書寫者開始使用。

對於寫作來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部分是因為現在正值言論自由的高峰時期,要寫什麼似乎都可以。

當社交媒體開始攀越所有權力構築成的高牆,引起一波一波的革命浪潮,在當權者的眼中,寫作已經不再是最需要被關注的事情,他們還有更多值得擔心的問題。部分的國家政府即便想要限縮這些言論範圍也還苦思不到對策。或許未來會有被限縮的可能性,但現在無疑正是一個高峰,非常高的高峰,讓網路書寫者可以無所不談。

維基洩密只不過是在美國保密水壩上打個小洞,就讓所有的爭議言論傾瀉而出。人們開始更大聲的討論彼此關注的議題,政府再也保護不住什麼秘密,就連國防部的軍隊內操死一個待退老兵,在老蔣時代這似乎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在現在卻被網路言論打的滿頭是包,連要躲都不知道躲哪去。而人民更渴望知, PTT 上隨時都會出現書寫能手,善於整理資料、釐清脈絡與傳遞訊息。

時代正巧再次度過了一個大量生產、內容卻亂七八糟的出版時代,現在的網路書寫更重視品質、創意與想像,正因為什麼都可以寫,所以什麼可能性都有可能發生,軟硬體的成熟也讓書寫更加豐富,就更有多元的可能性;以往總是美食旅遊的廣告文章居多,但是現在有許多人默默寫著美術、歷史、建築、音樂、資訊人權、扒糞揭露、人性饑渴與慾望與更多具有條理的娛樂內容。

對於寫作來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卻也是最壞的年代,因為很多人不寫了。

他們寧願去吐篇 140 字的流水帳短文,隨地丟個打卡美食心得,無心的轉貼著分享連結,在上廁所時順手按個讚,然後兩眼盯著號稱時間軸的文字串流一眼看過許多無法組成邏輯、無法組織意涵、來自四面八方不同人所提供的短句而不願意再去寫一篇文章。時間軸給的沖刷只是讓自己的意識流走,而再也無法於腦中留下些什麼,卻又巴望著別人能再提供更多而不斷地刺激著手機最上方重新整理的符號,不斷地下拉、不斷地彈回、不斷地轉圈、不斷地刺激、不斷的希望眼前的東西能夠再被更新,卻再也無法提供出一些自己的什麼。

這是對於寫作來說最好的年代,卻也是最壞的年代。因為,不寫了。